乐文小说 > 窈窕珍馐 > 62、第六十二章

62、第六十二章

    凝滞的气息蔓延在金家大门外,夏老太太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同行的协会成员都替她窒息,想到她路上不停跟老会长念叨铭德有多么下作的话,更是尴尬癌都跟着犯了。

    大伙心头不由感到懊恼,好几个都忍不住拿眼角白旁边神情无措的夏仁。

    他们这次出面,完全是出于夏仁的请求,答应的理由里除了买尚家面子外,也有一部分是因为相信了夏仁的话,觉得铭德确实不地道。

    闲散的成员们聚集起来去找平日不爱管事的老会长,本来就属于另一种层面的施压,老会长那驴脾气,给他施压,好处多还是坏处多用得着分析吗?要不是认定自己师出有名,他们这些半大不小的协会成员怎么会无缘无故干这不讨喜的事儿?

    结果这连门都没进呢,义愤填膺的一群人就被打脸打得啪啪直响。

    尚家就更可笑了,你们家的徒弟是被人挖走还是死乞白赖找上人铭德不肯走,你们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感觉自己被当枪使,有些脸皮薄的成员这会儿都想调头走了,结果大门却在此时被打开。

    听到敲门声的马勒停下嚷嚷放下石磨来开门,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大批来客,先是被兴师动众的阵仗惊了下,还以为是金家的亲朋好友登门,没成想定睛一看,却看到了人群中的夏老太太,他脸色立刻凝重了起来:“你们是谁?来这里干嘛?”

    他扶着门的肢体语言里甚至带着几分排斥和防备,跟刚刚面对金窈窕时的表现截然不同。

    夏老太太本来还只是觉得丢脸,被他这么一搞,直接气得双眼发直,站都站不稳了。

    “跟谁说话呢你?”金父闻声出来,看到会长,愣了下:“闾会长,您带着人这是来……?”

    老会长站在门外,只觉得相当尴尬。

    是啊,他来干啥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被夏家这老太婆溜来丢人的吗?

    老会长叹了口气:“别说了,我也是年纪大了老糊涂,什么人都敢来哄两句了。”

    夏老太太气急之下倒是还有点理智,听他这么说,立刻慌了:“闾会长,这,这都是一群小孩子,他们能懂什么?”

    金父听得皱了皱眉,反应过来了:“你们是来让马勒回去的吧?”

    夏老太太都还没说话呢,马勒反应却大得很,立刻拒绝:“我不走。”

    金父这会儿突然有点庆幸起女儿的做法了,因为护短,惦记着他以前曾经在尚家受过的委屈,之前哪怕再缺人,女儿也理智地提防着他们,不愿跟尚家扯上联系。

    有师弟他们在尚家,金父此前还真没觉得师弟的这群徒弟是需要提防的人,但现在证明,他们确实无需提防,却也同样代表着不小的麻烦。

    金父叹了口气,好言相劝:“回去吧,别倔了。”

    这段时间金窈窕虽然天天赶人,但金父却因为他们是师弟家里的晚辈,经常会照顾他们,也从来不跟金窈窕似的对他们说硬话让他们走。

    结果这群人一来,硬是把他都逼迫得不得不表态。

    马勒快恨死夏老太太跟这群被她搬来施压的帮手了,一回头,看着门口众人的瞳孔里都窜着火。

    众人:“……”

    这叫什么事儿啊。

    铭德拼命劝,尚家的徒弟拼命不肯走,反倒搞得跑来的自己里外不是人。

    夏老太太对上马勒跟看仇人似的眼神,怎么都想不通:“马勒,你告诉我,金家到底给你们吃了什么**药?”

    马勒厌烦地开口:“我自己愿意来,关人家什么事。”

    夏老太太见他这样维护金家,当着人前,脸面全无,踱着拐杖拔高声音:“你们是我们尚家珍珑的徒弟,这是欺师!!!”

    马勒盯着她,半晌后冷笑一声:“欺什么师,我们的师父是我爸,是我三四五六师叔,可不是什么珍珑,你得搞清楚。”

    这画外音众人立刻听了出来。

    夏老太太难以置信地问:“你的意思是,你爸他们,都知道你们做的好事儿?”

    说实在的。

    这些年尚家人怀疑过家里的台柱子会吃里扒外,中饱私囊,但却从来没想过他们会离开尚家。

    不管是自己离开,还是让自己的子侄徒弟离开,都明显不是聪明人会做的选择。尚家多好啊,在深市有头有脸,不缺钱也不缺名声,那么多年,老二他们从名不见经传到今天在业界小有薄声,在外都始终以尚家人自居,就连参加各种大赛,都主动打的尚家旗号,仿佛自己跟尚家是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似的。

    即便这段时间因为铭德跟尚家屡屡发生争吵,再见面时也依旧恭恭敬敬地对着痛斥过他们夏老太太叫师母。

    这是为什么?

    不就是因为看重尚家能给他们带来的好处么?死都不肯松开么。

    马勒轻哼一声,没有反驳。

    众人当即愣住,连老会长都不例外。

    尚家的那群台柱子,他们作为业内人当然都认得,在外对尚家的忠心耿耿,那真是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次这群第三辈的小徒弟古怪地跑来铭德还不肯回尚家,他们刚才想过很多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过这会是长辈授意的。

    夏老太太缓慢摇头,不愿相信地退了一步,突然出声:“夏仁!!!给老二他们打电话!!!我倒要问问他们,又是送菜谱又是送人的,尚家哪里对不起他们!闾会长在这里,会不会任由他们这么背叛师门!老爷子泉下有知,只怕都要骂他们一句孽障!”

    众人一惊。

    菜谱?

    这又是什么新瓜?一个接着一个的。

    *****

    老二等人都在深市,临近年关,珍珑各大餐厅工作很多,让他们忙得分身乏术,接到夏仁兴师问罪的电话,他们才知道夏老太太居然因为马勒带人离开而找上了金家的麻烦。

    一群师兄弟立刻放下手上的一切事情赶往金家。

    路上,老二神色晦暗地看着窗外。

    老六又气又急:“师母真的欺人太甚!为什么总要跟大师兄过不去!咱们也就算了,马勒他们又不是尚家的人,去不去铭德,跟她有什么关系!”

    老二长叹一声:“我早该想到的,是我们给大师兄惹来的麻烦。”

    到金家时,正撞上同样赶来的尚荣,两拨人对上目光,眼神都复杂得难辨情绪。

    尚荣已经得知了马勒他们的离开跟铭德没有关系,也同样得知了老二等人在这件事里扮演的角色。

    他看着这群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想问问他们究竟为什么要这样。

    老二等人却连理都没有理会他,径直匆匆进了金家。

    金家,玉米包已经蒸好,清香四溢,金窈窕面无表情地把它们从锅里夹出来。

    马勒明白自己给她惹了麻烦,在她跟前低眉顺眼,一个屁都不敢放。

    老会长原本是想走的,结果没想到一群一群尚家小徒弟的出走居然牵扯出了后头的大师父们,这下身为协会的话事人,还有夏老太太要求,自然又是无法脱身。

    但不管怎么说,铭德都是遭受了无妄之灾的那一个。

    毕竟不管搞事情的是师父还是徒弟,铭德都摆明了不接受的立场。

    看金窈窕好像在生气,老会长踱步过来,没话找话:“做的什么?怪香的。”

    金窈窕看了这老头一眼,倒没对他发脾气,给他夹了个玉米蒸包:“随手做的点心。”

    蒸包很烫,老会长徒手接着,左右颠了几个来回,他原本没有讨吃的意思,但此时触到蒸包柔软的外皮,却被引起兴趣,张嘴咬了一口。

    这一口顿时叫他生出几分惊讶。

    浓厚的玉米香味沁人心脾,可蓬松的蒸包口感竟然是粘糯的。这种粘糯不像糯米那样强劲粘牙,而是富有韧劲的松软,让玉米味的蒸包外皮极有质感,带着淡淡的微甜,混合着包在里头的肉馅肉汤,多重滋味层层叠加,十分美味。

    他是个内行,一口就能吃出功夫,不由错愕地看向金窈窕。

    这是他第一次尝到对方的手艺,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老会长陷入沉吟。

 &
62、第六十二章(第1/3页)

(http://www.lwks.top/lwxs/8/8046/1749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wks.top。乐文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wks.top